生活知识

读《丧小狗—笔者读<论语> 》

作者:金沙国际官网    发布时间:2020-05-05 16:38     浏览次数 :194

[返回]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丧家狗》

*丧家狗——我读《论语》
李零
山西人民出版社
2007-5
*

丧家狗—我读《论语》

我读《论语》

丧家狗:知识分子的宿命?

丧家狗,一个足以联想到猥琐、阴郁、无赖的概念。那么,如果同精神、理想以及宿命联系起来,究竟会不会就此饱含了比较浓郁的苍凉与悲怆?

·书摘·

任何怀抱理想,在现实世界找不到精神家园的人,都是丧家狗。

孔子不是圣人,只是人,一个出身卑贱,却以古代贵族(真君子)为立身标准的人;一个好古敏求,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传递古代文化,教人阅读经典的人;一个有道德学问,却无权无势,敢于批评当世权贵的人;一个四处游说,替统治者操心,拼命劝他们改邪归正的人;一个古道热肠,梦想恢复周公之治,安定天下百姓的人。他很恓惶也很无奈,唇焦口燥,颠沛流离,像条无家可归的流浪狗。

这才是真相。

在他身上,我看到了知识分子的宿命。

据说,孔子欣然认为,丧家狗是他自己的写真:

《史记·孔子世家》:孔子适郑,与弟子相失,孔子独立东郭门。郑人或谓子贡曰:孔子适郑,与弟子相失,孔子独立郭东门。郑人或谓子贡曰:"东门有人,其颡似尧,其项类皋陶,其肩类子产,然自要以下不及禹三寸。纍纍若丧家之狗。" 子贡以实告孔子。孔子欣然笑曰:"形状,末也。而谓似丧家之狗,然哉!然哉!"

列举之下,《白虎通·寿命》、《论衡·骨相》、《孔子家语·困誓》、《韩诗外传》等,均有相似记载。

这本书刚出版的时候引起过不小的轰动,主要是书名起得令人印象深刻。“丧家狗”在一般人眼中是含有贬义的词汇,可李零先生却把它用来形容孔子,看上去有贬低、讽刺孔子的嫌疑。可要是了解孔子的人一定不会这样认为。因为孔子就曾用“丧家狗”来形容过自己,任何怀抱理想,在现实世界找不到精神家园的人,都是丧家狗。孔子不是圣人,他其实是一个怀抱理想却不得志的教育家。

李 零 著

孔子只是符号?

一篇序言中,三次强调孔子只是“符号”。当然,不同的情境中,是不同的“符号”、不同的符号意蕴。

在作者看来,如今这个“符号”凸显,所处的情境是“社会失范,道德失灵”:

·书摘·

现在的"孔子热",热的不是孔子,孔子只是符号。

社会失范,道德失灵,急需代用品。就像戒烟的抽如烟,暂时过嘴瘾。有人呼吁的乡约民规或宗教道德,也都是如烟。代用品,只要能代就行,不定是哪种。比如,咱们的邻居老大哥,人家俄国,就是双头鹰、三色旗、彼得大帝、东正教。

什么人会出来吆喝,说我不讲道德?没有。什么时候,都有人吆喝道德,特别是缺德的乱世。

作者还略略提及了国民党的天天讲仁义道德,二度强调“孔子只是符号”。

三度提及“孔子不过是符号”,是说“批林批孔”。顺带着,旧账新账一并算了算:

·书摘·

时过境迁,我对"文革",印象最深,不是政治的云翻雨覆,而是人心得倾侧反覆,好好一人,说变就变,非常无耻。落下的病根,或曰后遗症,今天没断。据我所知,当年的批孔干将,现在也是急先锋,只不过换了尊孔而已。他们比我年纪大,原先受过尊孔教育。

从尊孔到批孔,从批孔再到尊孔,他们是轻车熟路。

说“批林批孔”,必得提及“政治”,也必得提及毛泽东。

“尊孔和批孔,作为学术,本来都可以讲,变成政治,就是打烂仗”,这个道理,倒是不算新鲜。作者追溯了一番毛泽东对孔子的态度,指毛泽东对孔子,属于态度急转直下,而其中“完全是政治原因”。至于以前:

·书摘·

总的看起来,原先的印象并不坏,不然,他不会用《论语》中的话给女儿起名字(李敏和李讷)。

孔子出生卑微,基本上是自学成材,但他学的是古礼、古书,这些都是贵族标准。他理想的国度就是以“礼”治国,用道德标准来约束百姓,这显然在当时是无法实现的,甚至在现今也买没办法实现。因为这不仅是要求上层社会习礼,还要下层百姓用“礼”来制约整个社会,这需要人们的道德品质达到一定境界才行,但现阶段能达到的只是极少部分人,大部分人都还是以自我利益为中心,尤其是资本主义的产生,更加大了这种利益冲突。可以说,孔子的思想是超前思想和复古思想的综合体。超前是说孔子的思想中包含有马克思所设想的社会主义理想国家的构思,都是要求人们的道德达到一定境界后,大家自觉劳动、自觉受益、和平共处、再无纷争。复古是说孔子只把尧舜禹称为圣人,尤其赞美尧舜的禅让行为。相比今日,当今社会还有几个人能做到?越是早的时代,人们越是单纯,道德素质其实更高。

山西出版集团

《论语》读如思想史?

“社会失范,道德失灵”,有个同义语,就是“礼坏乐崩”。一篇序言,作者不惜同义反复。看来有些愤懑。愤懑也表露在他读《论语》的宗旨上,去某某化、挑战咒语、不起哄不拍马屁,都是愤懑的别样“发泄”——他愤懑于思想史的被扭曲?

·书摘·

说实话,我读《论语》,主要是拿它当思想史。

历史上捧孔子,有三种捧法,一是围绕政治(治统),这是汉儒;二是围绕道德(道统),这是宋儒;三是拿儒学当宗教(或准宗教),这是近代受洋教训刺激的救世说。三种都是意识形态。我读《论语》,就是要挑战这套咒语。

读《论语》,要心平气和——去政治化,去道德化,去宗教化。

目的无他,我们需要的是一个真实的孔子。特别是在这个礼坏乐崩的世界。

我的一切结论,是用孔子本人的话来讲话——不跟知识分子起哄,也不给人民群众拍马屁。


孔子的理想说来说去其实就是想做官,周游列国也只是想谋取个一官半职,这样才好实现他伟大的“理想国家”,可没有一个国家买他的账,可能觉得他的理想国度实施性不强的缘故,君主们只想保住自己国家的利益,谁会理会一个只想构建理想国家的孔子?但凡是孔子的学生中有在官场上混得好的,不是会说话的,就是会理财的,他都不是很喜欢,唯独只喜欢颜回一人,而且基本上《论语》中出现颜回的语句都是赞美的,但颜回是个老实巴交的人,也没当过官,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看起来本本分分、老老实实的人如果去官场上能吃得消么。普通人就算是品德再高尚,当不了官似乎也不能为国家带来什么,要是统治者品德高尚那就另当别论了。孔子相信天命,不能当官,只有安贫乐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