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专栏

苗圩:着力带动工业要求侧布局性校正

作者:金沙国际官网    发布时间:2020-04-27 21:07     浏览次数 :185

[返回]

推动工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需“两条腿”走路 □ 周健奇

工信部部长苗圩在《紫光阁》发表署名文章:《着力推进工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下为文章全文。 工业是立国之本,也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战场。我们要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立足制造强国战略全局,坚持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深入实施《中国制造2025》,努力推动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中国产品向中国品牌转变。

制造业是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实现经济发展调速不减势、量增质更优,重点在制造业,难点在制造业。

我国工业发展在结构上呈现出明显的差异性,现存的问题主要集中于传统领域,新的发展动能主要产生于新产品、新技术、新模式,并且在传统领域和新兴领域均可释放。进一步推动工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既要解决好传统领域的老问题,也要补足新兴领域的“短板”,需要“两条腿”走路,在“存量提质”和“增量提速”上下功夫。

准确把握推进工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总体要求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从生产端入手,重点是促进产能过剩有效化解,促进产业优化重组,降低企业成本,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增加公共产品和服务供给,为经济持续增长培育新动力、打造新引擎,实现低水平供需平衡向高水平供需平衡跃升。落实“十三五”规划纲要,扎实推进工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关键要做到“四个转变”。 一是以要素新供给实现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劳动力、资本、技术等生产要素生产率的提升,是推动工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动力源。这些年,我国劳动力总量逐年减少,资本使用效率偏低,关键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尚未根本改变。必须把增强创新能力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加强技术、管理、制度、商业模式的全面创新,提升传统要素效率,创造新的生产要素,加快推动工业发展由要素、投资驱动向创新驱动为主转变,增强工业内生增长动力。 二是以制度新供给实现政府规制向市场配置转变。目前,我国工业资源配置不合理问题较为突出,地区间产业结构趋同和低水平重复建设,部分行业产能严重过剩,供需失衡、价格疲软,严重影响行业健康发展。这既有市场经济自身的盲目性原因,很大程度上也是政府不当干预的结果。要坚持深化改革,加快政府职能转变,既遵循市场规律,又勇于承担责任,营造有利于激发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的发展环境。 三是以结构新供给实现粗放式发展向集约式、精细化转变。调整产业结构,要更加注重加减乘除并举。既要主动减量,下决心化解过剩产能,推动传统产业改造升级;也要引导增量,加快培育发展新产业新业态,提供新产品新服务;还要发挥创新引领作用,加快突破重点领域核心关键技术。通过产业结构调整优化,提升产业整体竞争力,实现有质量、有效益的发展。 四是以政策新供给实现倾斜扶持向功能性扶持转变。产业政策重在弥补市场失灵。对规律的把握要准,把握好要素供给结构和质量与产业结构升级的对应关系,将产业技术政策作为产业政策的核心内容;方向引导要准,要多角度剖析行业、企业、地区分化的成因,分业施策,因地施策;作用方式要准,要减少壁垒,优化服务,由倾斜式结构政策为主向支持关键环节的功能性政策为主转变。 抓紧落实推进工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 推进工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场硬仗。“十三五”时期,我们将以结构深度调整、振兴实体经济为主线,发挥好政策“指挥棒”作用,突出抓好“七个重点”。 一是以战略规划引领为重点,深入实施《中国制造2025》。抓紧编制发布11个配套实施指南、行动计划和专项规划,引导社会各类资源集聚,突破制造业发展的瓶颈和短板。整合设立工业转型升级资金,分年度遴选标志性项目给予重点支持。围绕已出台的五大工程实施指南启动一批重大项目。制定《中国制造2025分省市指南》,引导地方错位发展。开展中国制造2025城市试点示范,探索不同类型城市推进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模式和路径。 二是以化解过剩产能为重点,帮扶困难行业脱困发展。坚持市场倒逼、企业主体、地方组织、中央支持的原则,抓紧推动钢铁、煤炭等重点行业化解产能过剩。制定推动产业重组、处置“僵尸企业”总体方案,明确人员安置、资金筹措、债务处置等措施。坚持压缩存量和优化结构相结合,推进低效过剩产能退出。引导和激励企业推进破局性、战略性兼并重组。抓紧出台机械、汽车、建材等困难行业转型升级、降本增效三年行动计划和指导意见,加快实现企业扭亏增盈。 三是以质量品牌建设为重点,更好满足居民消费升级需求。围绕“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开展改善消费品供给专项行动。支持企业在创意设计、提高科技含量和性能等方面下功夫,促进大众消费品创新和有效供给。培育和弘扬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推动“中国制造”加快走向“精品制造”。推进国内消费品与国际标准对标,建立企业黑名单、惩罚性巨额赔偿等制度,倒逼企业提升产品质量。 四是以夯实增长基础为重点,补齐工业供给体系短板。持续实施工业强基工程,指导发布《工业“四基”发展目录》,完善产业技术基础体系,实施“一揽子”突破行动和重点产品工艺“一条龙”应用计划,力争解决一批标志性“四基”瓶颈。深入实施宽带中国战略,推进宽带网络提速降费,加快形成工业互联网、能源互联网、车联网等新型网络体系,构建新一代网络基础设施,有力保障网络强国战略、“互联网 ”行动计划、大数据战略落实。 五是以提升供给效能为重点,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启动实施一批重大技改升级工程,编制制造业转型升级改造重大工程包,编制发布指导目录,引导社会资金投向,稳定工业投资增长。加快设立并发挥先进制造产业投资基金、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等政府投资引导基金作用。实施高端装备创新工程,积极拓展高端装备及新材料应用市场。开展绿色建材、钢结构和铝型材生产应用行动。加速新能源汽车发展步伐,以结构优化推动绿色发展。 六是以融合创新发展为重点,推动互联网与制造业深度融合。以激发制造业企业创新活力、发展潜力和转型动力为主线,构建基于互联网的大型制造企业“双创”平台和为中小企业服务的第三方“双创”服务平台,积极培育网络协同制造、个性化定制、服务型制造等网络化生产新模式,增强支撑制造业与互联网发展的基础技术、解决方案、安全保障等能力,夯实融合发展基础,激发制造业发展新动能。 七是以激发市场活力为重点,着力推进“放管服”改革。进一步削减行政审批事项,清理规范中介服务,围绕支持创业创新提供全方位服务。全面实施涉企收费目录清单管理,加强对违规收费的查处问责,切实减轻企业和群众负担。进一步开放基础电信领域竞争性业务,发挥好民间资本的创新活力。实施更加有利于创新的研发费用加计扣除和固定资产加速折旧政策。建设产融信息对接服务平台,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振兴制造业的难点与对策

当前,我国工业企业结构调整呈现出新的趋势。

近年来,制造业发展遇到较大困难,表面上看是需求不足引发的。但本质上还是供给侧的问题,供给结构不适应需求的新变化,低端供给严重过剩、高端供给明显不足成为当前制造业发展中的一对主要矛盾。这也是振兴制造业的难点所在。

一是以钢铁等冶金行业和煤炭等采矿行业为代表的典型的传统领域规模较大,在工业中长期占有较高比重,但这些具有规模效益特征的传统领域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已明显减弱。

从辽宁省看,辽宁作为老工业基地,当前面临产能过剩、供需错配、投资下降等困难和问题,这既有周期性问题,又有结构性问题,根本原因还是结构性问题和创新能力不足的问题。这些问题在经济下行期更加凸显。

二是具有技术密集型特征的传统制造业企业发展持续向好。2017年,医药制造业,通用设备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汽车制造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以及仪器仪表制造业等6个制造业细分行业的工业增加值,累计同比增速处于制造业前10位。可以看到,这些行业内部的结构调整都比较快。

破解制造业面临的问题和挑战,特别是辽宁省存在的突出问题,必须按照习近平总书记 “三个推进”的要求,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把工作重心放在补短板、去产能、降成本上,全面优化供给结构,提高供给质量,推动制造大省向制造强省的转变,辽宁产品向辽宁品牌的转变,资源消耗向科技创新的转变。

三是新兴制造业企业发展不断提速。新兴制造业主要以高科技企业为主,比较典型的行业包括工业机器人、集成电路、新能源汽车等,这些行业已经对制造业更好发展形成一定的支撑,与此同时也面临一些“短板”,比如,高端材料制造方面就亟需取得突破。

一是以有效投资为抓手,补产业短板。围绕升级重大装备、提高配套能力、推广智能制造、推动质量提升、完善产业链条五大重点任务,辽宁省组织实施 “千个重大项目”三年滚动计划,制定年度重大工业项目计划指南 (辽宁省100项传统产业转型升级重大项目、辽宁省100项新兴产业重点项目),加快技术改造,增强有效投资,推进制造业向中高端迈进。

上一篇:没有了